<sup id="yf3hb"><meter id="yf3hb"></meter></sup>
<code id="yf3hb"><object id="yf3hb"></object></code>
<meter id="yf3hb"></meter>

  • <tt id="yf3hb"></tt>
    <tt id="yf3hb"><pre id="yf3hb"><meter id="yf3hb"></meter></pre></tt>

    <var id="yf3hb"></var>

      <output id="yf3hb"></output>
      首頁 行業資訊 PPP論壇 PPP學院 活動沙龍 綜合服務 關于我們 大數據 項目庫 注冊 登錄
      中國PPP門戶網_PPP模式_PPP行業_PPP資訊_PPP咨詢_PPP大數據_ppp項目_PPP培訓_PPP案例_PPP導航_PPP專家_PPP全程一站式服務

      拉動民間投資PPP唱大戲

    1. 《人民政協報》2017-02-24期07版

       

      地方兩會已經結束,本報記者梳理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政府工作報告發現,絕大部分省份均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提PPP(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PPP依然是各地方拉動民間資本投資的"利器",不少代表委員也為推廣ppp模式落地、更好吸引社會資本參與等建言獻策。

       

       

       

      ■地方"兩會"中的PPP聲音

       

      盡管在政策層面已經出臺了大量的文件,ppp項目落地依然有種種問題或障礙。

       

      武漢市政協常委、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過文俊認為,"PPP落地難的主要癥結,主要在于PPP融資渠道不暢和PPP的退出機制不完善。"過文俊建議,武漢應率先建設PPP交易中心,這有利于完善退出機制,提高PPP項目的落地率。可發揮PPP項目中標聯合體內不同業態社會資本方各自的比較優勢,并培植與PPP相關的公共服務外包行業發展。同時,有利于防范PPP"一級半市場"灰色融資引致的地方債務風險。通過這一新型要素市場,增強武漢建設中部區域金融中心的實力。 

       

      湖南省政協委員、長沙市工商聯主席彭繼球表示:"目前政府基礎設施有偏愛國企資本的偏向,想要消解這一問題,就要加快出臺PPP條例,促進公共服務供給的市場化改革和公平競爭。"彭繼球說,除了要通過創新投融資體制機制與落實減稅清費政策等來提升民企投資實力外,"還要加強產權保護,建立民企維權聯系會議制度和案件交辦機制,以此保護和激勵民營企業等投資積極性。"

       

      財政部有關數據已經顯示,社會資本涉足PPP領域越來越廣,在地方兩會上,一些代表委員也在關注PPP項目的推廣領域。

       

      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財經大學教授陳華建議,政府通過與社會資本方的協作,以PPP模式推動養老產業發展,可有效解決當前養老產業中面臨的"資金、服務"兩大難題。

       

      當前,全民健身已上升為國家戰略,并納入健康中國建設的重要內容。針對云南省全民健身場地設施明顯不足,難以滿足廣大群眾的需求的問題,云南省政協文史委員會建議,將始建于1958年的昆明拓東體育中心改擴建為省級全民健身中心,并增補為"十三五"公共服務設施規劃項目,采取PPP模式建設新型綜合性全民健身中心。 

       

      2017年的中央一號文件聚焦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壯大新產業新業態,拓展農業產業鏈價值鏈"方面,文件鼓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與社會資本聯辦鄉村旅游企業。在改革財政支農投入機制上,更是支持社會資本以特許經營、參股控股等方式參與農林水利、農墾等項目建設運營等。

       

      在2017年召開的地方兩會中,一些委員結合本地實際,呼應了中央一號文件。

       

      黑龍江省是全國商品糧輸出第一省,糧食和主要農產品的"調結構、轉方式"任務重。省政協委員張曉舜建議,注重通過財政資金撬動金融保險和社會資本支農,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導向引領,形成全社會、全方位、全過程、全要素支持現代農業發展的強大合力。

       

      湖南省永州是農業大市,永州市政協委員伍重武的大會發言題目是《引導社會資本投資推進農業供給側改革》。他建議,爭取設立政府性的農業股權投資基金。改直接補貼、無償補貼為主,變為更多股權投資等支持方式。建議政府通過預算安排,單獨出資或與社會資本共同出資設立農業股權投資基金,采用股權投資等市場化方式,引導社會各類資本投資農業。

       

      ■全國萬億PPP 社會資本有幾何

       

      進山的盤山公路,污染土地的修復,小城鎮的道路、供水、污水處理,新農村建設中的鄉村小水利、農村"互聯網+"等等,都可以采用PPP的投融資模式來實現。

       

      在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PPP是地方政府去杠桿和補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的重要抓手,在公共產品和服務中引進社會資本,為民營資本帶來了新的投資機遇。

       

      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2月16日發布的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第五期季報顯示,全國擬采用和已采用PPP模式的項目庫于2016年初正式運行,截至去年12月末,全國入庫項目11260個,投資額13.5萬億元。其中,已簽約落地的1351個,投資額2.2萬億元;國家示范項目743個,投資額1.86萬億元。

       

      項目庫匯總的數據還顯示,社會資本尤其是民營企業參與度提升明顯。從所有社會資本合作方類型角度分析,截至12月末,277個落地示范項目的簽約社會資本信息已入庫,包括175個單家社會資本項目和102個聯合體項目,簽約社會資本共419家,包括民營獨資104家,民營控股59家,港澳臺16家,外商6家,國有獨資119家,國有控股113家,另外還有類型不易辨別的基金公司和上市公司共2家。民營企業(含民營獨資和民營控股)163家,占比39%,比去年6月末按照82個示范項目統計的結果高3個百分點。從民營企業參與領域角度看,這些投資主要在市政工程、交通運輸、水利建設、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等,去年6月末以后,民企進入PPP領域又新增城鎮綜合開發、旅游、文化等領域。

       

      梳理各省份的政府工作報告,有關PPP的成果呈現喜人態勢。東北三省民營經濟培育不盡如人意,為了吸引社會資本投資本省,去年,黑龍江省組建總規模1340億元的PPP融資支持基金,儲備項目595個;遼寧推出了PPP項目106個,吸納民營資本294億元。今年,吉林省提出,選擇一批項目采用PPP模式,民間投資占比保持70%左右;黑龍江省將與產業界深入對接PPP項目;遼寧省提出,發揮民間投資主力軍作用,通過PPP等模式吸引社會資本。

       

      1月10日寧夏的政府工作報告更有出彩的一筆:2016新發地方政府債券366.6億元,開工或建成PPP示范項目49個、投資規模1417.3億元,民間投資增長14.5%,增幅居全國前列。2017年,加強政府債務限額管理和風險預警,探索建立自治區專項建設基金,推進基礎設施PPP項目資產證券化,鼓勵支持引導社會資本進入基礎設施、社會事業等領域,民間投資占比提高到56%。

       

      ■"四兩撥千斤"的政策紅利

       

      "公"追求社會效益,"私"追求經濟效益,成功的PPP必須是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有機兼顧的結果。因此,PPP項目并不是傳統投資意義上的"香餑餑",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許多社會資本尤其是民營資本基本不考慮投資PPP或者持觀望的態度。去年以來,財政部調查顯示,民營資本參與呈現明顯上升態勢,北京大岳咨詢公司總經理金永祥認為:"這主要是政策導向的結果。"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相繼出臺了大量的與PPP直接相關的政策,例如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財政部、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的指導意見》;財政部出臺《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深入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工作的通知》;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關于切實做好傳統基礎設施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有關工作的通知》等。

       

      這些中央政策都明確提出,要鼓勵和引導民營企業、外資企業參與PPP項目,鼓勵不同類型的民營企業、外資企業通過組建聯合體等方式共同參與PPP項目,要按同等標準、同等待遇參與PPP項目。

       

      在紛繁復雜的經濟大背景下,隨著各地政府對PPP認識的逐步加深,地方政府對PPP項目的需求量不斷擴大,各級地方政府也根據中央相關政策紛紛出臺了不少的配套措施并開展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

       

      從中央到地方,已初步形成了一整套系統性政策,這些一攬子系統性政策對市場產生深刻影響,進一步降低了社會資本對政策風險的擔憂。畢竟,PPP項目投資周期較長,僅有中低回報。如果政策風險可控,中低回報可持續,對于社會資本而言,也是一種新的投資方向。

       

      2月8日,就在寧夏政府工作報告提出PPP資產證券化之后的一個月,證監會公布了對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第6127號建議―――《關于實施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的建議》的答復。證監會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和國家發展改革委將進一步合作,推動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發展,盤活PPP項目存量資產,保障PPP項目持續健康發展。資產證券化為社會資本投資PPP項目提供了新的退出渠道,再一次重重吸引了社會資本的"眼球"。

       

      最為考驗各種PPP項目的,主要在履約上。金永祥從事PPP項目咨詢20年,他認為,多年來,出現在項目各方的違約事件不斷,現實有點"殘酷",造成了項目參與者的擔憂。例如,有的是地方政府"新官不理舊事"而違約,有的是社會資本為降低成本而違約,也有的是在金融部門出現問題。

       

      在解決政府誠信問題上,2016年11月2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開出了"藥方"。文件提出,完善政府守信踐諾機制,認真履行在招商引資、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等活動中與投資主體依法簽訂的各類合同,不得以政府換屆、領導人員更替等理由違約毀約,因違約毀約侵犯合法權益的,要承擔法律和經濟責任。對于社會資本而言,上述意見的出臺有利于增強民間投資的信心。

    2. 關鍵詞:

      責任編輯:中國PPP門戶網

    3. 上一篇:PPP資產證券化“高歌猛進”,各方隱憂待解

      下一篇:可開展資產證券化的PPP項目 無需區分付費模式

    4. PPP門戶微信公眾平臺_中國PPP門戶網_PPP模式_PPP行業_PPP資訊_PPP咨詢_PPP大數據_ppp項目_PPP培訓_PPP案例_PPP導航_PPP專家_PPP全程一站式服務
    5. 廣告
      關于我們服務協議隱私政策開放平臺廣告服務商務洽談企業招聘客服中心全站導航微信公眾號信譽檔案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信息舉報中心武漢市公安局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陽光綠色網絡工程版權保護投訴指引網絡法治和道德教育基地湖北省通管局
      Copyright?2014-2018 湖北中財資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丨ICP經營許可證:鄂ICP備15004398號
      歡迎訪問 PPP門戶網! 內部管理人員登陸查看站內數據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技巧